欢迎访问富皇美运官方网站!

服务电话:0755-29827465 | 登录 | 注册 | EN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习资料 >

冯仑的大思考:理想依然丰满,生长不再野蛮

日期:2019-08-22 15:20:38   浏览次数:

人物名片:

万通投资控股董事长、谱写一代人的浪漫著名篇章的“万通六君子”传奇之第一人、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国内最富有思想与激情的企业家代表,中国商业生态、商业伦理、商业哲学的思想启蒙家。

 

 


 

我今天想从哲学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讲中国民营企业这三十年来的故事。如果也像阅兵那样来看的话,中国民营企业中有五个方阵是非常值得检阅的:

 

 

一、老年方阵的民营企业

 

 

第一个方阵是垂垂老矣、快要翻篇的方阵,这个方阵的故事是最多的,大体上是在中国做了大概二十年以上的民营企业。如果他们坐在车上,那么他们的手指已经开始弯曲,脖颈已经往前伸,背也开始驼了,他们更关心的是身后事,更缅怀的是先人。

 

凡是做了二十年以上的民营企业,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除了有丰富的联想情感以外,更重要的是一颗破碎的心。这二十多年来,这些民营企业大部分是家破人未亡、妻离子不散、苦大没有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折腾,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就是:不能相信什么,也不能信任什么;不能不相信未来、也不能不相信历史,基本上属于非常矛盾的混合体。对于所有的过往留下的记忆,其实美好的也不是很多;对于未来,他们仍然有憧憬,但是已经打了折扣。

 

 



柳传志先生

 

他们最羡慕的就是教父柳传志的故事。那是一个完美的故事:从体制内出来做生意,赤手空拳创业,四十多岁开始创业到企业做到全球最领先,然后最后控股公司上市;家庭和睦、子女也很有出息,在商业的江湖上开始搅动起另外一片天空;人生很完美、朋友非常多,没有敌人。我发自内心地说,我认识他二十多年,他的结局算是非常完美的。

 

那个年代的民营企业都在想着怎么有个好的结局就像习总前两天说的“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件事开始很容易,有好的结局不容易。你看在商业上,辜振甫一生追求一件事,就是下台的时候转身要优雅,可惜最后也没能如愿。所以对老民营企业家来说,最后的考验是收场,而不是开场。大家看媒体上的相关新闻,要么就是卖了,要么就是转型,要么就是退休,要么就是收购,总之都是和退场有关系。

 

那么退场以后做什么?每个人就开始规划如何为自己活,因为在做企业的时候,他们都是在为股东、为社会、为员工,常常很被动。我不知道大家有没看过一个广告,说“老板不哭”。李总理也很同情老板,他说,当你们在领工资的时候,你们的老板可能正含着泪在贷款协议上签字,借钱发工资。

 


王石先生

 

所以王石总说要“换个活法”。“换个活法”的意思是怎么让你的人生更丰满,开拓你人生新的事业天地。王石他们的想法是70岁以后去阿拉善的沙漠上驻地。这就是换一种活法,与钱无关,只关乎自己的梦想和情怀、自己的身体健康。

 

今天我们要缅怀那些三十年来为民营事业的发展牺牲的朋友。民营企业有很多“两院院士”,一进法院、二进医院。我们时常想起他们为什么会牺牲,除了他们自己不注意身体,更多的是因为其他的社会原因、制度原因、体制原因。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本来也该坐在车里,但是却只能在“彼岸”休息。我们对这些民营企业除了缅怀,还要反思一下他们的死因。因此我们总结出他们的死因,大体上属于三种:

 

 

1、制度性摩擦带来的政商关系的不清楚

 

 

由此造成的死亡率是第一位的,特别是那些规模大、影响力比较大的企业。当年关于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到底上什么课,他本人提了一个建议,大家都很赞成,就是研究民营企业的死亡。把死亡研究清楚了,剩下的都是光辉的前程。而其中被研究最多的就是政商关系。在座如果有做生意的人,那么请记得,你首先把政商关系这种死亡陷阱避开了,就至少能多活五年。

 

政商关系导致的死亡率为什么这么高呢?因为我们现在正处于社会转型的时代,市场经济正在由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进入到一个法制秩序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能够做到善终的、毫发无损的人太少了。

 

 



任志强先生

 

比如说任志强,曾经因为投机倒把罪被关了一年,因为当时只要你卖的东西不是自己生产的,从甲地卖到乙地还加价的,就都是投机倒把。今天大家无法理解,因为这些现象太多了,可当时这会被定罪,这就叫“制度性摩擦”。后来法律变了,他就出来了。

 

当时民营企业的制度上有很多“口袋罪”,像抽逃资本、非法经营、集资等等,所以三十年来民营企业的死亡最多的就是这种制度冲突造成的。

 

 

我们分析政商关系,它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

 

 

A、企业经营与外部体制环境的关系;

 

 

这一点上面分析过了。

 

 

B、你的民营资本与国有资本的关系;

 

 

这个关系比较不乐观,因为国有资本有几个属性,一个是超经济特权,不能流失,在国有资本上,有意识形态的神圣性和政权的强制性保护,所以它有不同于普通资本的特殊属性,在财务审计上、人事管理上、利益分配上,统统都有一套和民营资本完全不同的游戏规则。

 

另外,国有资本没有人格化。我们常说苦大没有仇,就是因为常常不知道该找谁。如果资本的地位不平等,那么混合经济对民营企业来说就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如果这种混合经济想成功,那么国有资本的属性就应该和民营资本一致,应该淡化它的意识形态特征,淡化它的超经济特权,使它回归于普通资本,这样才有可能把它混合好。

 

 

C、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关系。

 

 

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可以叫政治家,大大小小的老板也都被叫做企业家,政商关系就演化成领导和老板的关系。那么这种关系应该怎么处呢?《论语》里面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其实就是在说,关系太近或太远都不行。

 

 


冯仑先生演讲

 

我们企业活了二十五年,发现企业家和政治家只能“精神恋爱”,互相欣赏。比如万科,他们从来不行贿,一样可以做得很好。企业家和政治家可以成为好的朋友,但也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关键还是得看自己。

 

如果上面这三方面的关系处理不好,在治理结构上就会体现出一个特点,那就是资本的权力过于集中,一个人完全说了算,这样的公司出问题的概率高。如果是透明的上市公司,死亡的概率反而不会太高。治理结构非常重要,在治理结构上适当地改善、增加透明度,再加上你自己的自律,同时处理好和外部的法律关系,这样的企业就可以避免这一类的死亡。

 

 

2、先烈们的第二种死法就是集资;

 

 

民营企业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资源尤其是资本的资源非常短缺。因为国有经济占了大部分的信贷资源,所以民间资本没有来路,于是就出现了集资。

 

 

民间资本获得资源有以下三种形式

 

 

第一种,靠权利杠杆来配置资源,这种人不集资;

 

 

他们的行为方式是诡异、低调和贪婪。这一类民营企业家配置资源的效益特别高,能量也相当大。

 

 

第二种,用市场的方法配置资源,比如我们的上市公司;

 

 

这一类民营企业家比较中调,甚至是高调,他们愿意和媒体沟通,也不用集资。

 

 

第三种,靠地缘、亲缘和血缘关系集资;

 

 

真正在集资上死掉的大部分是草根民营企业家。他们不懂发行股票,只能靠地缘、亲缘和血缘关系集资。这种集资方法非常粗糙和简单,也忽视了基本的法律约定。如果你没有配置资源的特权,又没有市场配置资源的经验、知识和能力,就只好走民间的集资路线,那么当法律过于严苛的时候,就容易出状况,被冤死或者误伤,于是走向彼岸。

 

 

3、第三种死法是商业竞争

 

 

前两种死亡是有中国特色的死亡,而这种死亡是正常的死亡。微小企业的这种死亡率特别高,存活五年以上的企业不到7%,十年以上的企业不到2%,存活率可以说非常低。

 

我们希望后面的企业家能避免前两种死法,但对于第三种死亡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在每个制度下它都可能死。

 

我们研究先烈们的死亡规律,发现越大的企业越死于政商关系,中等企业多死于集资,而微小企业则往往死于商业竞争当我们从他们的安息地前走过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想一想,怎么能够避免死亡。

 

这个车队如果继续往前走,我们会发现车上幸存的大体上是三类民营企业家

 

第一类,是纯草根的民营企业家,他们很能干,是非常有力量的赚钱机器;

 

第二类,是红顶商人,又做民营企业,又在政协人大有头衔;

 

第三类是彻底市场化的民营企业家,比如现在的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他们就做产品和服务。

 

 

二、年轻方阵的民营企业

 

 

说完第一方阵,我们来看第二方阵,你可以说他们是小鲜肉,或者说年轻的创业者。和我们当年创业很不同的是,现在的创业有很多都是豪华创业,其实创业是个特别苦逼的事儿。现在创业的法律环境、制度环境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冯仑先生演讲

 

早期创业没有公司法,不知道什么是股东,没有担保法,也没有物权法,社会基本上把创业者看成无业游民、社会闲散人员。谁跟创业者为伍,就是边缘人口。那时候创业首先就要把自己变成流氓无产阶级。现在这个创业环境太好了,有众创空间、有免费的咖啡、午餐等。这个方阵比原来漂亮、文化水平也高,但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也一定会遇到不少困难。其中有两件事就比以前难了:

 

 

第一个困难:经过30年发展,民营企业的市场格局已初步确定;

 

 

就拿互联网公司来说吧,成功的企业60%在北京、30%在深圳、10%在杭州和上海。除了BAT和一些附属公司,剩下的就是红杉、经纬、华兴等。你看滴滴是腾讯的、快的是阿里的,后来华兴把它俩合并了。关于出行这件事,基本上已经被那几个大哥控制住了。

 

很多人想做文创、做电影,可现在5个公司就控制了90%的市场,票房90%都集中在光线、华谊、万达、阿里这些公司手上。当然创新是无止境的,你要是想开个店自己玩可以,但要把产业做大,你不跟那些大哥合作,基本上就很难。

 

 



创业大赛《一马当先》办阿里云专场

 

从地域上看,有六个城市的机会比较多:北京、深圳、上海、广州、杭州和成都。北京和深圳、上海的人才多,创业的成功率远高于其他城市。其实“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基本上就是这几个城市的事儿。哪怕是卖煎饼,人家也要到北京、上海这种大都市去。现在的市场格局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是靠地方的行政权力主导、融资平台的无限扩张、卖资源和土地,现在不一样了。

 

最后中国经济的发展会越来越像美国,只有几个大城市特别有名。市场的格局更加确定后,对创业提出了一个更高的门槛,所以对创业者来说,创业其实是变得更难而不是更容易了。

 

 

第二个困难:财富的出口运转

 

 

创业后当然希望上市、变现,但在中国,税收环境还是不够好。以房地产行业来说,如果你赚了100块钱,65块是要上税的。媒体上说你赚了100块,其实你只赚了30块,但你面临的批评可能是300块的,所以你的心要够坚强。资本市场不能健康发展的话,对创业也是一种抑制。

 

再者,如果资本不能自由地在全国、全球流动,实际上对创业过程也是一种抑制。我们对入口的确是打开了,但税收、资本流动、产权保护、人身安全等问题,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大家以后就会越来越不愿意创业了。

 

以上就是年轻创业者所面临的环境。

 

 

三、公益方阵的民营企业

 

 

前面是挣钱的事儿,下面我们来看花钱和捐钱的事儿。民营企业过去三十年,特别是从前十年开始,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就是挣钱、花钱和捐钱的事儿都做,特别是第一代企业家,做了非常多这样的事儿。

 

 

到目前为止,中国一年慈善捐款已经超过一千亿人民币,其中65%来自于私人和民营企业家。中国有超过4000个公益机构,其中将近3000个是民办的,在这些公益机构中,已经出现了有全球影响力、地区影响力和中国最大的公益机构。比如说爱佑华夏,这个公益基金的规模在心脏病儿童救助方面已经做到全球第一了;壹基金是李连杰创办的,后来由企业家重新改制,注册成公益基金,现在也已经变成中国最大的救灾基金,特别是地震救灾基金;再比如环保方面,有500个企业家组成了阿拉善生态环保机构,占到了民间环保资金支出的一半以上,资助了民间环保NGO组织的三分之二。

 

可以说今天中国好事做得最多、最有效益的是民营企业,但是还有很大空间。美国民间环保机构一年支出60亿美金,中国民间环保机构一年支出不到2亿人民币;美国民间环保机构雇了23万人,中国民间环保机构只雇了不到5000人。如果我们的GDP能够达到6万美金,光是民间环保机构至少能够解决四五十万人就业,到那个时候,民间环保机构和公益慈善机构对中国的贡献才能够真正显现出来。当这个方阵从我们身边过的时候,大家别忘了给他们一点掌声。

 

 

四、企业家组织方阵

 

 

民营企业里还有两个方阵,其中一个是企业家组织。简单来说,目前民营企业比较活跃的是两大系统、七大组织。

 

 

1、两大系统

 

 

第一个系统是工商联,现在的商会特别多,比如温州商会,下面还分区。从行业来说,人数最多的是美容美发商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李善友教授

 

第二个系统是商学院系统,著名的有长江商学院、中欧商学院等。

 

这两大体系大体上涵盖了所有民营企业,所以我们说,不是在商会就是在去商学院的路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紧密的NGO和企业家组织。

 

 

2、七大组织

 

 

第一个组织是亚布力论坛,有二十年的历史。从早期的发起人到现在的领事有四十多位企业家。经过这么多年,它已经成为民营企业家思考和讨论的场所。目前中国经济领域最重要的论坛,一个是政府主办的、每年四月份举办的博鳌论坛,另一个就是每年正月十五举办的亚布力论坛。我们说办论坛要做好三件事,一个必须是意见超市,一个必须是社交舞台,一个是开会以外的休闲度假要安排好。亚布力论坛在这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第二个组织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也有差不多十年历史。它最具品牌性的活动就是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今年是在沈阳开的,王健林和马云在那儿辩论。虽然它的门槛越来越高,收费越来越多,但还是吸引了越来越多人来参加;

 

第三个组织叫华夏同学会,是中欧商学院和长江CEO班的人联合创办的。这是一个内部交流组织,民营企业的大佬常在这里讨论一些最重要的议题,比如互联网和传统企业转型的话题等,几年前就曾经讨论过;

 

第四个组织是阿拉善生态机构;

 

第五个是壹基金,这也是企业家为主体的最大的救灾机构;

 

第六个是由海归企业家为主体的民营企业家机构,也有十年以上的历史,叫欧美同学会2015年会;

 

第七个是泰山会。泰山会的人比较少,有十多个成员,二十多年的历史。

 

这些企业家组织都办得非常好,它们的成功大体上有以下四个共同点

 

 

第一:定位必须简单清晰,价值观、使命必须非常清楚;

 

 

比如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要弘扬商业正气,所以这里的企业家都是坦荡、阳光的人;阿拉善是为了凝聚企业家精神,留住碧水蓝天;壹基金的主旨是人人公益,主张小额捐款;

 

 

华夏同学会强调商业智慧与深度的交流,同时做慈善,所以它办了爱佑华夏这个最大的心脏病公益基金会;柳传志最喜欢的泰山会则是深度交往生活的企业家活动组织,所谓深度交往,就是所有的参与者不带任何随行,所有的事儿都自己办;亚布力论坛,主要是提供民间企业的思想,提供商业思想的舞台。

 

 

第二:创办人的使命感和付出;

 

 

凡是做得比较好的组织,创办人都花了很大的精力,比如说中城联盟就是地产界的参与发起人的付出。每个企业家组织,早期企业家的付出都特别重要,持续的付出变成了一个习惯,文化和基因形成以后,它就可以自己成长。

 

 

第三:制度上的创新;

 

 

阿拉善能办好,得益于它的制度。比如说它规定两年换一个领导人,选过了不能再回来任职等。

 

 

第四:要有专业化的团队。

 

 

比如阿拉善和壹基金的秘书长都是非常专业的人士,专门研究如何做好公益基金。今后我相信大家会参加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组织,可以说这个方阵现在发展非常好。

 

 

五、房地产方阵

 

 

最后我们来看房地产方阵。现在的房地产已经进入一个青春期结束的时代。这里有四个标志可以观察:

 

1、住宅类地产在整个销售类地产的比重在下降,产品已经开始多样化了;

 

2、城市人均GDP已经超过8000美金;

 

按照国际经验,这就意味着住宅类消费基本饱和;

 

3、城市化比例已经超过50%;

 

4、城镇人均住房现在已经达到35平米。

 

现在住宅需求已经趋近饱和。

 

我国现在人口结构呈现倒金字塔,出生率提不上去。两个年轻人上面有六个老人,老人往生后房子都是你的,可以说二线三线城市的市场都已经趋近饱和。哪些城市还有需求?像上海、北京、深圳这些人口有净增长的城市。如果人口没有净增长,住宅的价格基本就趋近稳定,甚至会有所下调。

 

房地产是一个生生不息的产业。房地产的工作是创造最具价值的固定的人造空间。汽车、飞机、太空船都是移动的人造空间,我们只创造有价值的固定的人造空间。人类80%的活动、生息、繁衍、创作等,都是在固定的人造空间里进行的,还有20%才是在移动的人造空间进行的。

 

我们总是说以开发为导向的模式快速增长的时期过了,但是以资产管理、商业运营和金融化为模式的房地产才刚刚开始,所以房地产还且发展着呢。

 



Airbnb:全球租房网站

 

未来资产管理是商业不动产的主流模式;再往上是金融化房地产,将来最大的房地产介入者是寿险公司和银行,房地产商越来越依附于金融,从开发商变成收费开发商,变成手艺人;再往上就是互联网房地产,你看Airbnb估值已经超过万科。这个方阵现在最苦恼的就是转型,也就是再定位再出发。

 

 

这里有三种转法:

 

 

1、微转型

 

 

将市场收缩到六个城市,然后做细分市场。细分可以细分到无限:从女性公寓到单身女性公寓,再到单身不单居的女性公寓,甚至到单身但不单居的同性女性公寓……细分的过程中还可以增加服务;

 

 

2、小转型

 

 

也就是价值链往上做。万科就是以住宅为主,同时是城市配套服务商。这个转型比较辛苦,它面临两个挑战,一个是一般要15年到20年才能完成转型,还有一个是速度放慢,股东是否同意?所以想要小转型,第一要有耐心,第二方向盘要控制好。

 

 

3、大转型

 

 

也就是去房地产化。最近两年,A股上市公司有很多都宣布要大转型。

 

所以说房地产一方面是经久不息、长盛不衰的行业,目前还未找到可替代的,但每个企业到底在价值链上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转型,这是每个企业家都在思考的问题,所以这个方阵是个比较纠结的方阵。

 

到此为止,我们检阅了民营企业的老年方针,缅怀了一些死去的先烈,也看了年轻的方阵、公益的方阵,还看了民营企业的组织方阵和我所在的房地产方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有一些思考。民营企业三十年来的发展,让我们对它充满了期待,因为民营企业还是很有机会的。同时我们也特别提醒自己,不要成为“两院院士”,要怎么从死亡的先烈身上汲取再生、重生乃至于永生的智慧。这就是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内容,谢谢大家。
 

演讲|冯仑(万通投资控股董事长)

笔记|笔记侠 林小短

编辑|笔记侠(ID:Notesman)

微信客服